新的出生小高峰正在如期而至
2018-04-14 04:4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4年新出生人口达1687万人,较2013年多47万,106.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——自去年1月浙江省率先实施单独两孩以来,这一政策已逐渐在全国推开。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9日表示,这一数字基本符合预期。单独两孩政策的出台,无疑满足了一部分家庭想要两个孩子的愿望。对于北京、上海、浙江等一些独生子女比例很高的地区来说,部分夫妇真正有了生两孩的选择。不过,这一政策的放开并未导致超预期人口增长。从全国来看,生育意愿低、实际出生人数更少,成为单独两孩政策实施的普遍情况。浙江去年实际出生1.6万余人,远低于预期的8万人;河南去年受理再生育申请3万件,实际出生人数仅为1万;河北调查显示,63.15万户“单独一孩”家庭中,只有20.49万户确定生育二胎……“女儿2002年出生,现在读高中,我和我爱人准备再要一个。”兰州市居民陈卓说,自己1972年出生,是最早一批独生子女,之前就想要孩子但政策一直没放开。2014年3月26日开始,甘肃省可生两孩的家庭从“双独”拓展到“单独”,成为西部第一个全面施行“单独两孩政策”的省份。陈卓表示,他已经递交再生育申请。甘肃省卫计委基层指导处处长刘东云表示,“从先前实施‘双独’生育两孩政策的实践来看,单独两孩政策的放开并不会导致生育水平出现大反弹,申请再生育的数量不如外界预期。”专家分析,受单独两孩政策影响,预计2015年出生人口较2014年将增加100万左右。尽管国家有关部门认为政策效果符合预期,但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陆杰华认为,106.9万的申请数字,比实施之前200万的预期低了很多,而实际生育数将会更少。

关于今后的人口政策,在当天的研讨会上专家们展开热议。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研究员宋健认为:“从双独两孩到单独两孩,再逐步过渡到普遍两孩政策,这是为了避免人口结构上的骤涨骤跌,但单独两孩政策是过渡政策无需争论。”专家们指出,单独两孩政策落地后,普遍两孩等生育政策的调整可以期待,但“普遍两孩”何时放开的时间表,则需要进一步观察分析,同时要做好教育、医疗各方面的社会保障准备,稳妥、有序地进行。不过,从人口结构和中国经济需要角度,有的专家认为应该尽快放开普遍两孩。“现在的生育水平仍在较为适度的低生育水平范围,在单独两孩政策下的生育潜力释放过程中,为了避免释放以后生育率下降,需要尽快转向普遍两孩政策。”人口专家陈卫说。原新也如此呼吁,宜在单独两孩政策的出生人口效力减弱的时候,适时开放普通两孩政策,刺激人口补充出生量。也有专家认为放开普遍两孩政策不能一蹴而就。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:“随着生育妇女和婴儿数量的增多,还要综合考虑社会医疗、教育、就业等客观配备条件,避免生育政策走在基本公共服务前面。”陆杰华认为,当前来看部分地区两孩政策可以实现平稳过渡。“去年政策的平稳并不意味着后面就高枕无忧了。”钟东波表示,大约需要3到5年才能清楚单独两孩政策对生育状况的影响。河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王金营建议,“十三五”中后期可以考虑实施“普遍两孩”政策,虽然有人口堆积影响,但积极影响将会大于不调整带来的影响。国家卫计委表示,目前来看单独两孩政策实施以来运行平稳,由于政策实施时间较短,政策对生育水平的影响还需要持续观察和全面评估。

单独两孩政策实施以来,中国出生人口形势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记者9日从中国人口学会主办的中国人口形势分析与展望研讨会上了解到,2014年我国出生人口1687万人,较2013年多47万人。专家分析,受单独两孩政策影响,预计2015年出生人口较2014年将增加100万人左右。据了解,我国出生人口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趋势性下降,从每年2000多万人下降到2003年的1600万人以下,之后一直在1600万人上下波动,最低达到1584万人。2014年比2013年增加47万人,逼近2001年1702万人的高点。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说,在我国育龄妇女总量趋于减少的情况下,出生人口不降反升,这表明单独两孩政策的效果正在显现。自2014年1月浙江省率先实施单独两孩以来,这一政策已先后在各地落地。截至2014年底,全国共有106.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,基本符合预期。其中,河北、辽宁、浙江、山东、湖北、重庆、四川申请量占54.95%,其他省份占45.05%。杨文庄说,监测数据显示,大部分省份在政策实施后的1至2个月申请再生育人数较多,之后趋向平稳,全国在7月和8月申报单独两孩数量在15万对左右,目前稳定在每月8万至9万对。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认为,2014年我国出生人数的“跳跃式”上升和出生人口性别比的“断崖式”下降,有多方面原因。一是有些省份单独两孩政策落地较早,部分单独夫妇生育了第二个孩子,二是双独夫妇陆续进入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年龄,此外,不排除政策外生育数量有所增加,以及部分夫妇为避免在羊年生育,赶在马年内完成生育等原因。翟振武分析说,现有数据表明,在2014年出生人数跳跃式上升的基础上,2015年出生人口可能再度较大幅度跳跃,或将逼近1800万,单独两孩的出生将会大量出现,新的出生小高峰正在如期而至。如果考虑到将来生育政策的逐步调整完善,出生的高峰还将延续5至8年。

“井喷”式申请再生育数量未超预期,今后走向如何?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教授郑真真表示,“再生育申请”数量和真正的“再生育”数量并不是一回事。“‘单独两孩’政策落地的影响会逐步显示在出生人口正常的波动上。”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表示,很多符合政策的家庭没有在当年生育,并不是不想生,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。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在当天的研讨会上说,去年出生人口跳跃式上升的基础上,2015年出生人口可能再度较大幅度攀升,或将逼近1800万。他判断,单独两孩的出生可能会大量出现,新的出生小高峰将如期而至。不过,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,生育意愿从申请、展现到付诸实践,数量也会持续衰减。“育龄妇女人口基数不断萎缩,即使生育水平和生育模式不变,婴儿出生数量也会减少。即使2014年、2015年出生人口增长,‘婴儿潮’也很难出现。”专家们指出,随着多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变迁,人们的生育理念已发生深刻改变:“多子多福”的传统生育观念不再占据主导。即便生育政策更加放开,也很难再现过去“多胎常态”的社会情景。去年12月,北京市民林惊天再得一子,成了单独两孩政策的受益者。“身边很多符合条件的朋友、同事已经交了申请,”林惊天说,“但生育成本太高,老人和孩子都要照顾,左思右想很头疼。”“一些家庭担心政策有变,先做申请,但对是否生育还在考虑;其次想要两孩的家庭相当部分是70后,因为年龄想生育还有一定难度。”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陆杰华分析,符合二胎政策群体的生育观念相比以往已有大幅改变。

在中国,每7个人中就有1名超过60岁的老人;而每80个人中才有1名新生儿童。老人潮、婴儿荒,上世纪90年代后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,2014年“单独两孩”政策应势而出。9日召开的中国人口形势分析与展望研讨会显示,2014年我国出生人口达1687万人,创近十年来新高,但并未超预期。如何看待这一数字?怎样评估“单独两孩”人口新政的实施效果?放开“普遍两孩”还有多远?这些与亿万家庭息息相关的问题正待解答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aoyoo.cn小鱼儿马会主页,小鱼儿论坛,小鱼儿2站版权所有